`
政策资讯

脏街没了,亮马河在狂欢,北京还有冇街让我们向往生活

来源: 陈方勇视点       作者: 陈方勇视点       时间:2022-05-20

在学术层面,城市更新领域有一个争论不休的理念叫“避免过度士绅化”,换成老百姓能理解的白话就是:不要用装B代替了日常的烟火生活。通常以政府之力推动的城市更新自然是要治理“脏乱差”,自然希望整齐划一、干净利落、提升城市形象,顺便再把一些私搭乱建、藏污纳垢、鱼龙混杂的社会隐患给清除了,只是这样通常是会在倒洗澡水的同时把孩子也倒掉,城市是变干净了,人气却也没了。

 

以我生活的北京来说,进入新世纪以来对城市面貌没少下重金治理,几乎所有“低端”的业态(比如批发市场、沿街商贩、胡同里的原生态商业)都被强力清理,诸如动批、前门、天桥、新街口、秀水街、隆福寺、潘家园等原来热闹的地方就在轰轰烈烈的腾退整治中换了面目,这些地方要么就干脆没了商气,要么就成了外地游客一日游的打卡点,对于老北京人来说就等于已经死去,再也不是记忆中的样子。

 

要说北京的商业也是倔强,给点缝隙就会自由生长起来。比如798的崛起就纯属是个意外,圆明园整治让画家们无所依托,正好这里有大量废弃的厂房,离城不远,租金还便宜,就野生野长起来,至于后来798已经成为文创园的代表,迫于租金的压力画家们再度迁徙到宋庄(最近宋庄也开始了商业化改造,画家们不知又要往哪里迁),那都是后话了。又比如后海,还有三里屯的脏街,大抵都是中外文艺青年们的歪打正着,恰好有那么一片角落处于治理的真空状态,野草便开始蔓延。当然,它们也终究难逃被治理的命运,脏街已经没了,后海也就剩下那片海了。

 

据说这个五一的北京有两个地方最火爆,一个被小红书发现的露营胜地温榆河畔,另一个就是人称“北京塞纳河”的亮马河,这是两条在南方人眼里根本不能算是河的小河,曾经一度还是臭水沟,就是在不能堂食、不能聚集的当下成为了倔强的北京中产的一点小资追求。那天听“三表龙门阵”的主理人“三表”直播调侃露营热,就说这算毛小资生活,不就是一帮人扎堆在脏兮兮的户外铺个垫子吃火腿肠,还搞的到处都是车祸现场满地垃圾。这种露营几乎不能算什么经济了,除了少数高端人士会投入购置户外装备,一般人也就是凑个热闹,慰籍自己无处安放的灵魂。


图片

图片


 

前几天公众号cityif发表了一篇由北京市城市规划设计研究院的林泷嵚、郭婧写的研究文章《城市消费 | 纽约户外用餐计划对疫后激发街道消费活力的启示》(原文大家可以点击链接阅读),我们可以看到,同样是受疫情影响而推出的应对措施,同样是担心堂食的传染风险,纽约的做法是鼓励利用户外空间,并以法令的形式进行规范,成为常态化措施。文中提到,最初(2020年3月)纽约的应对也是下令关闭餐饮,仅允许外卖,结果三周内纽约餐饮业的直接经济损失就达到19亿美元,造成约52万多人休假或失业。仅仅过了三个月(2020年6月)纽约市政府就启动了户外用餐计划,历经两年三个阶段的实践,最终于今年的2月24日形成《开放户外餐饮区划》的法案,允许餐馆在部分人行道和路边停车位放置用餐桌椅(我国称之为“占道经营”),但必须满足安全性、可达性、灵活性、公平性和邻里环境5大设计目标。如今全纽约已有超过1.2万家餐厅和酒吧受惠于该法案,360余条街道在指定时间对机动车进行管控,以方便街边就餐。文章评价道:“这项计划为市民进行娱乐和社交活动拓展了空间,提升了街道活力,拉动了消费经济,并使我们的城市重新思考该如何使用公共空间,如何引导消费活力重振。”



Copyright © 2021 Perfcet Market.Cn All Rights Reserved.皖ICP备11004787号-2
×

欢迎拨打一对一免费咨询电话:

13816360548

您也可以咨询我们的在线客服

在线咨询

立即咨询